(123) 456-7890 info@yourdomain.com

含羞草麻豆传媒国产之光

陈季夜摇头,“它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“我儿子的胆子比我还大,哈哈,不错。爸之前住的老家,下一场大雨,癞蛤蟆蹦的到处都是,还发出‘古哇古哇’的叫声,爸经常吓得不敢出门。黑手党一直流传一句话:下雨天,不交易。那些追随我的人误认为下雨天交易不吉利,其实都是他们吃饱闲的瞎想的。真实原因是因为爸害怕下雨天遇到癞蛤蟆,说我若是在手下面前因为一只癞蛤蟆吓得惊魂失色,以后还怎么当大名鼎鼎的陈四爷,管理我的人。害怕不可怕,人都有害怕的东西。比如妈,多强悍一女的,看起来她天不怕地不怕的,其实啊,爸偷偷告诉她害怕蟑螂,就是我们现在俗称的小强。”

陈季夜想起小时候在国外的经历,他反驳:“不对啊爸,我妈不害怕蟑螂,她害怕蚯蚓。”

“瞎说。”陈四和儿子掰扯他和李藏言少年时代的爱情故事,“她在教室见到蟑螂害怕的大叫,碰巧我路过直接蹦我怀里了。后来我灭了蟑螂,妈就爱上我了。”

陈季夜:“……别给自己加戏了,在国外生活的时候,我妈灭死了好多只蟑螂,眼都不眨一下,拿着扫把就把它们的尸体扫扔了。”

陈四:“不对啊儿子,妈是真怕,她真对我投怀送抱了。”

父子俩突然沉默了。

陈四内心有个不太肯定的念头:莫非,是藏言先瞧上的他?如果真是这样,他写的那厚厚一摞情书其实都是白写,都是她在吊着自己!

他视线回到床上熟睡的女人身上。

陈季夜不喜欢父母的狗粮,他给小七打电话,“小七叔,接我回家。”

小七:“妈不是快生了么,不在医院陪?得当个孝顺儿子,还有妈生出来……”

话痨病没得治的小七,陈季夜打断他:“又不是没生过,她有人陪,来接我。”

冰糖般清甜气质女孩高清图片

小七不好意思的解释,“内个,季夜啊,我吧……出国了,我都辛苦工作了好几个月,得给自己放个假,要不找斯文,他在国内。”

“啪嗒”小七主动挂断电话,然后关机。

谁也不能定位他的位置,至于后续自己的命运,他选择佛系。

……

下午,秦笑笑给欢颜送了几个鲜花饼,“都凉了没热的好吃,不过凉了也比外边卖的好吃。”

欢颜宝贝兮兮的抱着五个鲜花饼,“穗儿,我竟然吃了首富他妈亲手做的饼,托了的洪福。”

秦笑笑拿着手机点开追踪器上的图标放大看,“奇怪他怎么不移动啊,一整天了还是这个位置。”

欢颜凑过去看了眼,“这不是公司么,多正常了。”

秦笑笑:“难道他就不上个厕所么?一天了这个红点从未变过。”

欢颜:“可能去厕所的时候没带手机,他们这种人时间就是金钱,上厕所才不会看手机消磨时间,可不是我们。”

秦笑笑:“那开会呢?”

“他又不是天天开会。”

“那总得吃午饭吧。”

欢颜:“办公室不能吃么?”

秦笑笑没有问题了。

杨氏传媒总裁办公室,杨悦看着手机上来回移动的绿点,一个上午秦笑笑可真没少跑,校区的东西都被她贯穿了,现在竟然坐在校外的咖啡馆里喝下午茶,怎么不学习了。

助理进门:“总裁,万里能源的郑总约去打高尔夫球,下半年他们想和合作。”

“走吧。”

杨悦关掉手机,起身离开公司。

秦笑笑在咖啡馆抱着手机半个小时了,“欢颜,这追踪器是不是不管用啊,又半个小时了,他就不会动。”

欢颜小口啃了一个鲜花饼,不舍得吃完,她理会死党的话,“正常正常,这只能说明杨总的身心都是干净的。”

秦笑笑觉得不对,她了解杨悦,不可能一天都碰手机。

她把电话打过去,准备一番说辞。

电话响起,杨悦脸上浮现算计的笑容。

他拿着手机直接接通,“麦穗,有事么?”

“啊,有事。杨老二我肚子疼,来学校接我去医院看看病吧。”

杨悦勾唇笑意明显,她想让自己去接她,然后试探看追踪器灵不灵。

“我现在不方便,让助理去接。”

秦笑笑:“不行,来,顺便带我看看其他方便的病,比如妇科病啥的,助理在不方便。”

“……”

忽然想起秦笑笑这个孩子,杨悦笑的眼睛都眯出一条缝隙,欺骗她很好玩儿。

一旁的郑总看到他心情好,提了句:“杨总今日的心情不错啊,刚才球都近了好几个。”

杨悦忙抬手制止他继续发言。

怎料,还是晚了。顺分耳的秦笑笑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一道陌生的男音,“刚才谁在说话,在哪儿,进什么球?”

“合作伙伴的声音,我在办公室,我们在办公室打高尔夫。质问的这么有劲儿,看来是没病了。我先挂了,有事找助理,我很忙。”

杨总骗家里的小孩儿,众人听后,纷纷毕声不言,不能让那边的人听出他们在玩儿。

特别是刚才多嘴的郑总,本想上前去巴结,结果找错了时机。

嘟嘟嘟的挂断声传来,秦笑笑转而拨给杨悦的助理。

“喂,和杨老二在一边么?”秦笑笑问。

助理看向杨悦方向,他受到指示点头,“我们在公司,杨总在会客。”

“真的?”

助理:“真的。”

秦笑笑舌尖舔着嘴角,眼神朝欢颜后方的花儿看去,在思考,“他今天一天都在公司么?”

助理又看向那个笑起来很温柔的男人。

只见他轻微点头,如沐清风的笑容,他知道笑笑又要被骗了。助理回复:“杨总今日都在公司,麦穗查岗啊,平时可不会这个点儿查。”

秦笑笑:“破例一次。”

杨悦小声提醒助理,“问问她在哪儿。”

助理对杨悦点头,“麦穗,现在在哪儿,在做什么?”

“啊,我啊。”秦笑笑看了眼周围的环境,眼珠转来转去,她睁眼说瞎话;“我在图书馆的卫生间和们打电话呢。”

助理看向杨悦,还需要问什么。

杨悦食指微弯抵在唇上,掩藏笑意。